当前位置:送桥资讯 > 时事 > 桂华:让“利益在村”农民越过越好

桂华:让“利益在村”农民越过越好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2-03 09:01:32 人气:1000

2019-10-18 00:26桂花

改革开放以来的快速城市化进程推动了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城乡人口流动推动了基层社会的重构。目前,“农民”还没有统一的身份,“地方”社会还很遥远。从与村庄的关系来看,农民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村里的利益”,包括继续从事农业生产活动和其他农村商业活动的农民,他们的收入与农业和农村地区高度相关。第二类是“村中的价值”,即那些在村中没有经济收入但仍然关心村的发展并与村保持社会联系的人。第三类是“村里的权利”,主要指脱离农业生产和农村生活,但在农村拥有房屋、土地和权益的人。

三种人对基层治理有不同的影响。第一批人在农村有经济利益。他们从事农业生产活动,非常关心农村基础设施的改善和农村发展。第二类人在经济上与农村分离,已经融入城市或正在努力进入城市。农村属于“乡愁”的归宿,而不是生活的归宿。他们站在城市里看农村。第三个群体与村庄没有密切联系,不太关心村庄的发展,但保留其在村庄中的权利,成为“不在村庄中的地主”。

由于城市化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在未来,整个农村人口很可能萎缩到“村中受益”和“村中有价值”的群体,越来越多的人将拥有“村中有权利”。

就农业生产而言,"非村地主"重视土地的"占有",而不是"耕种"权,土地成为他们的"财产"。在这种情况下,土地的生产功能不能被释放。我国现行的土地承包模式是在第二轮土地承包中形成的。土地分散在两亿承包户手中,土地被锁在一个小而琐碎的环境中。此外,任何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活动都是在土地上进行的,分散的土地权利降低了国家财政投资的效率。“非村地主”在农村基层治理中的负面影响将越来越严重。

世界通行的规则是,随着现代化的推进,农业人口将自然减少。人口变化重组了基层社会,带来了农村利益的重组。自20世纪60、70年代以来,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一直存在小规模土地占用与城市化现代化之间的矛盾。政府花费了大量的物质资源来消化土地私有制所限制的人地分离问题。“非村地主”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先发地区的历史教训提醒我们,农村改革需要充分发挥土地公有制的优势,避免农村人口快速外流背景下的人地关系锁定。

要做好这一点,我们需要把握两个方面。一是继续推进工业化,扩大城镇吸纳就业能力,减少农民总数,实现农业人口比重和农业产值比重的相对平衡。其次,要做好城乡社会政策衔接工作。农村土地除了充分发挥生产功能外,还具有社会保障功能。引导进城农民享受城市社会保障政策,逐步退出农村权利,减少“不在村里的地主”,让“在村里有利益”的农民享受农村权利和农业剩余,促进城乡均衡发展。(作者是武汉大学中国农村治理研究中心教授)

责任:赵建东

未经huanqiu.com在万维网上的书面授权,严禁复制版权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bbin 重庆幸运农场购买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投注 台湾宾果投注

本月推荐

精选

最新文章